爱情如此脆弱我们唯有自救 - 梦之缘全球华人免费交友中心 www.i2113.com
♥♡♥♡♥♡♥♡♥♡♥♡♥♡♥♡♥♡♥♡♥♡♥♡♥♡♥♡♥♡♥♡♥♡♥♡♥♡♥♡♥♡♥♡♥♡♥♡♥♡♥♡♥♡♥♡♥♡♥♡♥♡♥♡♥♡♥♡♥♡♥♡♥♡♥♡♥♡♥♡♥♡♥♡♥♡♥♡♥♡♥♡♥♡♥♡♥♡♥♡♥♡♥♡♥♡♥♡♥♡♥♡♥♡♥♡♥♡♥♡♥♡♥♡♥♡♥♡♥♡♥♡♥♡♥♡♥♡♥♡♥♡♥♡♥♡♥♡♥♡♥♡♥♡♥♡
梦之缘全球华人免费交友中心   i2113.com



爱情如此脆弱我们唯有自救

发表日期: 2008-Sep-20 17:11:01 PM (Saturday)             浏览人数: 228             回覆人数: 0
自定背景颜色   自定字体颜色  

  七点十分了,儿子的鸡蛋还在嘴里。吃得很艰难,眼泪汪汪的,我说你拿橙汁冲下去
吧。他摇摇头,就那样看着我,他是希望我能就此取消每天早上的那个鸡蛋。我不知道他为
什么这么讨厌吃早餐,牛奶不喝,面包不吃,现在鸡蛋也开始抵制了。我进洗手间拿毛巾出
来给他擦嘴,他乘机吐了一口出来。我们走下楼,去赶公交车,刚出巷口,他说,妈妈,我
想吃油条。

  我站住看他,这样的开头注定是一个有点麻烦的早上,和很多的早上一样,却又有着点
点的不同。云很厚,看得出来很快就会下雨了。我说时间来不及了,而且15路车已经过来
了。正是上班上学的高峰段,车并不好坐。可是他望着油条摊,那里也在排队。我终于狠了
心,说不行,然后拽起他就去挤车。

  车开了,没有座位。儿子抱着我的腰,贴着我安静地站着。油条的香味空气中还有,我
想,其实我不是在意一根油条的啊,儿子也没有吃到,也不存在什么问题,可是却为什么还
是有点难过呢?

  今天是我的生日,三十五岁的女人,不大不小,却四面危机,身心疲惫。目送儿子进校
门的那个瞬间,我突发奇想,是否需要旷工一天,做一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至少做一件吧。

  那么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站在等车的人群中,我两眼木木地望着前方,是的,我当然是有理想的,曾经最大的理
想是找一个空闲的整天,和他一起,胳膊挽着胳膊,去森林公园散步。

  那里并不远,森林在公园的后山,不是周末,人总不是很多。可我们几乎没有时间做过
这样的事情,结婚一周年的时候,他出差了,第二年,我们有了儿子,孩子小,我就好象袋
鼠妈妈,什么时候都得兜他在怀。再然后,儿子大了,我们却分手了。

  转眼两年多过去了,儿子在我的面前已经不太谈起他。他的照片,被我陆陆续续地收起
锁进了抽屉里。儿子会正看着电视,突然对我说,妈妈,你放心,我会听话。

  他坐下来就会微微弯偻的背影,和他的父亲很像。而且他大了,知道怎么样用男人的方
式来安慰女人和面对自己的脆弱,他并不看我,可是手指却紧张地绷着,我放下切菜的刀,
很认真地冲他说谢谢你啊,儿子!

  我和儿子的世界,是白天消磨的旧报纸,也是晚上没有重心的沉默。两年多的时间里,
我终于习惯了自己是一个离婚女人,也习惯了过深居简出的平静日子。在单位里我渐渐有些
出离人群的感觉,更因为做着一份不需要和很多人打交道的工作,所以有理由独来独往,我
喜欢这样的宁静,深深觉得这是一个中年独身母亲的姿态,喧哗会赶走寂寞,但却能带来更
多的麻烦,但另一方面,我的生活状态明显影响到了儿子,家长学校下课的时候,他的老师
走过来,要与我一起走走。

  那是一个二十八岁的女孩子,一个非常人性化的老师,刚做母亲不久,还散发着年轻母
亲特有的乳香的气味。她用夹子拍打着手,对我说,儿子还没到性格变化的年龄,但却实在
是沉默、孤独了很多。“是否会和很多单亲家庭的孩子一样,渐渐孤僻起来?做为母亲,你
以身作则过什么?”

  我感到无力,吃惊于老师的敏锐,眼睛却点点退缩起来。晚上回到家,我扶住儿子的肩
膀,很认真地问他,父母的离婚,给他带来了多少伤害?

  八岁的男孩没有能力说清楚真实的感受,眼睛却和我一样,也是退缩,我搂住他,心里
想,如果生活就是这样无奈的时候,选择沉默未必就是伤害。人是需要适应的动物,内心环
境也是环境,只要他觉得这样的方式更能使自己宁静,那就这样吧。

  但是心里,我却希望着他能有一天好好跟儿子谈一谈,给他一点男人的自信和勇气。而
不单单只是周末带儿子出去吃顿饭。

  这个想法沉积了一个多月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告诉他。离婚后,我们几乎没有什么
联系了,我的一个表姐和他就在一个单位,我几乎从没有主动问过关于他的任何事情,对我
来说,过去的一切,已经完全是过去了,正好象我三十五岁的相册,翻开过,阅历过,然后
终于合上了。

我刚工作的时候,住在一幢联合宿舍公寓楼里,楼在旁边冶金设计院的大院里,楼上除了我
们研究所,设计院的人,还有建工局的人,他是学建筑的,和我一样,既野心勃勃又悲观厌
世,冬天戴着手袜设计图纸,常常没有暖气,认真中含着隐忍,沉默中又有着烦躁。

  我们一起散步,一走就走好远,他把我的手握在他的手里,然后一起塞进大大的口袋,
那个时候我们都年轻,渴望相爱和过上幸福的日子既急切又真挚。结婚的时候,没有房子,
依然在单身楼,他问我,婚礼怎么办,我说就我们两个人,门口贴个喜字,然后做顿饭吃!

  第一顿是火锅,羊肉片,青菜,豆芽,火旺旺的开着,水细细的滚着,灯在头顶,明晃
晃地亮着。两个人相对傻笑,拿着筷子在锅里打架。同楼的单身们吃了饭回来,路过我们
家,看一眼门口,再看一眼,使劲敲门,我憋住笑,他要去开,我说别啊,等我们吃了第一
口再开!

  第一口他喂我,是片青菜。进了嘴,他突然说,给你这样的婚礼,你以后会不会后悔?
我说为什么后悔?太草率啊,他说,让我有负疚感,似乎不负责任。

  七年后,我们离婚的时候,办了手续出来,站在大街上,听着耳边喧嚣的汽车声,那一
晚的情景突然就涌上了脑海。新婚之夜,他怎么会突然说“不负责任”这样的话?多么的不
吉利啊,难道一切都已经命中注定了吗?

  刚开春不久,风大,干热,他穿着黑色的套装,头发乱乱的,因为突然发烧,有些摇摇
欲坠的样子。当时我们已经分居半年多了,他搬回了我们最早的那幢楼里。我说,要不要送
你回去?

  他摇头,说不用了。正好有出租经过,我扶起他的胳膊,就拉他上去了。

  又回到了那个大院,前面的一排平房正在拆迁,砖头瓦砾扔了一地。我不知道那个女孩
子是否在楼上,送他到楼梯口,我就转了身。他喊住我,有气无力的,嘴张了好几下,终于
问,不上去看看吗?

  我说不去了,你好好休息吧。淡淡的几句话出来,感觉两个人已经瞬间成了陌路。

  他走了,可我坐在车里,却一直在看三楼槐树叶中掩映的那扇窗户。我们在那里过了两
年多,直到孩子出生。在走廊里做饭,丢过两个新锅。第一次学着做蛋糕,我拿面粉抹了他
一脸,他竟然真的生气了……

  那个女孩子,是他的小师妹,有点像周迅,下巴尖尖的,眼睛特别灵。她来报到,是他
带她去的单身楼,然后食堂买饭票,活脱脱接新生入校的感觉。两个人在一个设计组,她开
始来我家里了,叫我大姐,叫他姐夫,突然有一天,开始叫他大哥,而我,还是大姐。

  我能感到发生了什么,告诉过他,他说那又怎么?他相信他的定力,他是组长,手下带
了五六个骨干,要出差,要做工,当然,休息的时候,也要享受。

  他们去跳舞,喝酒,酒似乎很怪。他给我解释的时候,一直在说原浆液这个词,72度
啊,他说。我掉眼泪,把门反锁起来,我怎么能相信这样的事情。那个女孩子开始固执地下
了班也站在我家的窗户下面,她没有怀孕,也算是新新人类,可是爱情,让女人就这么疯狂。

  我试着原谅他,看杂志上的很多文章,说要拉丈夫一把,才会真的把爱情挽救回来。他
也开始配合,两个晚上,我们甚至勉强凑在了一张床上。我喷了淡淡的香水,也穿了性感内
衣,可是他一挨我,我立刻尖声大叫起来。

  他说从那以后他就不行了,他很垂头丧气,因为那个女孩子也让他兴奋不起来了。他穿
了新的内裤,白色的,我知道是那个女孩子给他买的,我说,她到很坚持啊,挺不怕牺牲
的。他生气了,开始往包里塞东西。

  他重新回了单身宿舍。半年后,我们离婚了。

 我没有去上班,我想尽管是一个离婚女人,但这个日子,我也有权利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
情吧。

  雨来之前,我已经到了森林公园的后面。人果真很少,只有零星晨炼的老头老太太还

在路上伸胳膊甩腿的。空气中蕴涵着湿漉漉的味道,一触即发的水汽,在绿色的叶片中,仿
佛同谋,在酝酿着某种情绪的发芽。

  七年的时间,竟然忙碌到果真抽不出一天来这里吗?一旦走上蜿蜒的小径,看着路边腐
烂陈旧有着无边无际的宁静气息的落叶,突然开始为那些不小心怠慢的日子而心疼起来。甚
至这样一个简单小微小的愿望,我竟然连告诉他的时间都没有找到。

  日子总是那么粗糙和匆忙,我们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两个人渐渐成了路人,期间我交过
一次男朋友,一个挺好的男人,一天,我们一起去吃西餐,我能看出他很想讨好我,我也很
想借此开始新的生活,可是我去洗手间的路上,突然听见了林忆莲的一首老歌《纸飞机》,
“王子骑白马/月亮不见了”,有一段时间,我们曾拿这首歌来哄儿子睡觉。他总说他唱得比
我清楚。

  男人再跟我说话,我开始心不在焉,答非所问。饭没吃完,我的眼泪掉了下来,望望窗
外,物是人非。谈不上思念,也谈不上爱情,却说不出的漫长和艰辛。

  今天,重新想起这一切,只是因为一个生日,两年多了,日子一天天过去,下一步我该
怎么办呢?为什么总也放不下来,好像没有结尾的戏剧,拖得人心焦。

  手机响了,同时雷声也远远地传了过来。真没想到,居然是他。声音很低沉,一开头就
是一句:“生日快乐!”

  哦。我吃惊,又立刻补充:谢谢。

  我没想到他记得这个日子,他的生日,我似乎已经忘了。

  在干什么?他问我,这差不多是我们离婚两年多第一次这么私人的通话。

  散步。我说,在森林公园。

  一大早?他很惊讶,没上班?

  没有,我说,我请了假。

  一个……还是两个人?

  一个人。我说,语气平静:只是随便走走。听见打雷了吗,很快也就要回去了。

  哦。他停了停,我想请你喝咖啡,好不好?

  他几乎没什么变化,男人不显老,更因为重新结婚,似乎比我们分手前还精神了点。我
们以前从来没有两个人进过咖啡馆,这地方不是夫妻来的地方,幸好现在我们已经分手,要
小小一杯就25块钱的蓝山也不会觉得浪费了。

  儿子好吗?他问我,这是一个现成的话题,而且不会冷场。我点头,说不错,只是性格
稍微有点内向孤僻,老师说的。

  “下次家长学校我去”,他说自己开了个设计所,工作时间比较机动了。会花时间在儿
子身上的。

  为什么突然这么好?我问他。

  “长大了,”他摸摸短短的头发,笑,“是人都会长大的,这两年多的时间,我才感到
人生的含义原来比我们所了解的复杂得多。”

  “是因为离婚这件事吗?”

  “是啊。”他说,“如果时光倒流,我一定不会让你离开我。”

  我无语。其实我想说的也是这句话。婚姻中轻率的风雨,挥霍了生命汁液的花朵,那些
光阴和关于幼稚的爱情理解,让我们的心变得狭隘和偏激。

  以为婚姻就该永远瑕疵无斑,可是它和世间的事物应该都是一样的啊,不经历风雨,又
怎能知道其可贵与珍惜?

  可惜的是,这个道理却是在我们分手快三年才悟了出来。我望着他笑,知道他为什么会
在今天这个日子,请我喝咖啡。

  “以后你的生日我都会记得,”他说,“如果有时间,就请你与我喝杯咖啡。”

  “好”,我说,心里突然非常轻松,再见亦是朋友,对俩个曾经是夫妻的男女来说,这种
关系是一种境界,为此,我至少该感谢眼前这个给了我最好岁月的男人。生活中的三国縯义到
处都有,爱情也不会例外。我们刚分手时,我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突如其来,我们惟有
自嘲。

  但今天,当我感到心中的负担一点点落下去的时候,我想说的是,感情如此脆弱,我们
惟有自救。

  也许,这就是我离婚的理由--为了人生的通达,为了迟来的自救。
  尚未有人回覆.    




回应评论须知:      【往顶端】
(1) 当您使用本网站服务时即表示您已详阅、完全明白并同意愿意遵守本网站的服务条款私隐权保护政策 .
(2) 严禁使用不雅、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人身攻击等词汇. HTML或PHP等电脑语言标签将自动删除.
(3) 所有回应评论必须是自己创作编写的, 严禁转载, 发送或刊登任何侵犯版权作品, 否则一切法律责任自负!
(4) 本网站保留对任何会员回应评论的审查, 删除, 修改和刊登与否等权利而无需给任何解释和预先知会!
(5) 当在本页面闲置超过1小时, 需要按F5键 [重新整理] 页面后, 方能再发表回应评论.








♡ 缘聚全球华人 寻觅一生情缘 ♡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服务条款    私隐政策    免责声明    关爱活动    投诉建议    关于我们    广告查询   
Copyright 2008-2999 梦之缘香港全球华人免费交友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