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风吹过 - 梦之缘全球华人免费交友中心 www.i2113.com
♥♡♥♡♥♡♥♡♥♡♥♡♥♡♥♡♥♡♥♡♥♡♥♡♥♡♥♡♥♡♥♡♥♡♥♡♥♡♥♡♥♡♥♡♥♡♥♡♥♡♥♡♥♡♥♡♥♡♥♡♥♡♥♡♥♡♥♡♥♡♥♡♥♡♥♡♥♡♥♡♥♡♥♡♥♡♥♡♥♡♥♡♥♡♥♡♥♡♥♡♥♡♥♡♥♡♥♡♥♡♥♡♥♡♥♡♥♡♥♡♥♡♥♡♥♡♥♡♥♡♥♡♥♡♥♡♥♡♥♡♥♡♥♡♥♡♥♡♥♡♥♡♥♡♥♡
梦之缘全球华人免费交友中心   i2113.com



有风吹过

发表日期: 2008-Sep-21 16:16:10 PM (Sunday)             浏览人数: 221             回覆人数: 0
自定背景颜色   自定字体颜色  

  靠在栏杆上无忧无虑地吸烟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我那天靠着栏杆抽烟,有风吹过。我欣赏着暗青灰铜的云嶂被垂死的太阳呼啦啦地横着
来了一刀,血扑腾腾地就往外冒,转眼的功夫就染得天地一片通红。

  我靠着栏杆,瞧着这片天地间的挣扎。心里有个地方不对劲了。好象要感悟出些什么,
但又好象只是因为烟抽多了。从那天开始我的记忆就是小说,或者说,小说就类似记忆了。

  于是我决定把经历的一切写下来,没有去想意义什么的。因为总会有人去帮我归纳的,
那时候我就可以恍然大悟了。

  抽烟和观赏落日的同时,我在看一本恶俗的书,王朔的海水,还有火焰什么的。

  吴迪主动正在和流氓打招呼。

  她穿着很短的裙子,在我不远处,看着我把烟头摁熄在栏杆上。有风吹过,撩动着她的
裙子,并且把烟头推出去好远。

  “你喜欢王朔?”

  “谁?。。你是?”

  她摇了摇头,拒绝了我的烟。也靠着栏杆。

  “我喜欢东京爱情故事。”

  “嗯,解释一下?”

  “我读书的时候就喜欢了,现在了,还很怀念非洲的天空。”

  我已经不记得这个也成了小说的故事了。

  “我坐车,逃了一个上午的课,买来了整套的漫画。”

  “书还在吗?”

  “在家,缺了第三本。”

  “我只记得两个主人翁曾经在作爱时睡着了,当时觉得不可思议。”

  我的工作很简单,我在不同城市最繁华的街道上记录人流量。雇用我的是一个谢顶并忧
郁的男人。

  我去了很多地方,神情专注地站在街头,经常一数就是几小时。我小时候非常沉默寡
言,唯一的爱好就是在阳台上认真地累计着路人的数目。

  “所以,任何人的成长都是无法摆脱童年阴影的。”

  她很有兴致地叫多了一盘炒面。

  “我小时候就喜欢吃面。”

  “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她把侍者叫过来,吩咐他把歌曲的音量调大一些。那会儿正在放着“柠檬树”。

  我的问题在初凉的夜风里徘徊了一会儿,就逝去了。

  “喜欢歌里微微的酸味。”

  “我喜欢歌里的天空,没有雨腥,只有被阳光烘烤过的风的味道。”

  “你说话很有意思。”

  “嗯,我只是把思想说出来。”

  她的眼睛很漂亮,强调这个也是因为她其他部位都很平平无奇。

  我又劝了她一根烟,她灵巧地接过来,细致地把过滤嘴撕去三分之一。

  “这样刚好可以杀死尼古丁,而烟的灵魂也不至于窒息在这里。”

  崭新的点唱机开始播“如风”。

  时光流得太快了。

  我考虑过写作的意义。或许只是那天有风吹过吧,我穿着短裤光着上身从游泳池出来,
树一直在啭响,到处是很清甜的桂花香味。

  两个女孩披着大大的毛巾从我身边经过,长而白的大腿光滑得没有一丝羞涩。

  阳光从教学楼的左侧渗过来。

  “我在想,为了那些风,为了那些桂花的味道,为了那些光滑的大腿,也为了阳光,我
应该写些什么吧。”

  “这就是你写作的意义?”

  我们一起走出餐馆,天气开始热了。洒水车扬起刺鼻的尘味,我拉着她的手跳到一边。

  “哎,你有女朋友吗?”

  “当然。”

  “不想结婚?”

  “醉醒的早上通常很想。”

  “你不老实,希望有孩子吗?”

  “嗯,要五个,全是女孩。”

  “你说谎!”她瞪着漂亮的大眼睛。

  但她错了,整个晚上我只有这几句话没有撒谎。

  “明天你来接我吧?”

  “当然。”

  “你住哪里?”

  “嗯,酒店。”

  “为什么?”

  “因为我的家不在这里,我也不喜欢女孩们瘦骨嶙峋的背部,特别在睡觉的时候。”

  “嘻,你很自卑。”

  我没有坚持送她回家,回到酒店很快地喝完一瓶啤酒。酒店外面是波光涟漪的江,晚风
温柔地揉碎了路灯的倒影。

  我打开窗,一缕烟绕过我,消失在夜的深处。

  我的工作报酬很优厚。我也勤快,很早就开始在繁华的街口计算着来来往往的人。这工作
没什么挑战性,虽然路上走得不都是人,但我冷静而理性地把类人的物体也归到人的一类了.

  “如果你喜欢一部终年只按一种模式洗衣的洗衣机,那么我愿意去做个冷静而理性的
人。”然后我开始了这份工作,离开了家乡的恋人。

  我挣扎着拨开睡眠的尘埃,把记忆踢醒,继续写这篇文字。

  我微笑地接过十元钱,慈祥而目光昏暗的老人默默从我面前走过。站在路边长久不动,
就会发生一些意外。我对此从不拒绝。日光很暖,我统计了一下,三小时内一共有两千七百
三十人从这里流过。

  时间还很多,我沿着弯曲别扭的巷子一直走,青石板的地面,郁郁地蒸着水气。两旁的
骑楼有许多的枝丫蔓生出来,上面开满了各式各样稍带色情湿淋淋的衣裤。

  烟霞有一阵没一阵地,小孩子在旁边稀稀拉拉地跑过,笑声仿佛来自家乡。

  “你相信爱情可以给婚姻带来幸福吗?”

  “你相信熊猫的减少会给年终带来奖金吗?”

  “你不爱我。。”

  我手里拿着十元钱买来的粉色玫瑰。看着她走出爬满绿叶的大屋,里面漆黑一团。光线
被高高的门槛儿谢绝在外了。

  “我家以前种过昙花,开的时候奇臭无比。”

  “你经常给女孩送花吧?”

  “不,男孩也送。”

  她突然站住了。睁着漂亮的大眼睛。花格子的短裙在风里静默。

  “…算了。”

  “嗯,算了。?”

  “是,算了。”

  “那我们去哪?”

  “去植物园。”

  “你不爱我了…”

  我一直在琢磨着这句话,在家乡我没有去想,但和一个喜欢穿花短裙,抽烟总喜欢撕去
三分一的过滤部份,迷恋完治,衷情于柠檬树的女孩走在阴暗潮湿的路上时,我把恋人这句
仿似香口胶一般的话,一刻不停地咀嚼着。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我已经把恋人的模样和许多风一般的面孔消融在一起了。

  她在植物园里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我不断地捻着树叶,手指上触目惊心的绿。

  “你还是帮我一个忙吧。”

  “嗯?”

  “你有西装,皮鞋?”

  “有,但没有领带。”

  离开植物园后,我们在江边的小沙丘上开了一瓶红酒,吉姆牌的。上面全是我不懂的法
国字。这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去见个人。”

  “我希望是男的。。”

  “象你这样会说话的男人不可信赖。”

  “怎么会?”

  她绝对不美,但那些粉刺或者其他什么遗留在脸上的痕迹,很温暖,可以触动男人心里
某些很敏感的温柔。

  “我很喜欢他,但我不希望自己那么爱一个人。”

  “嗯那。。”

  “你今天比昨天沉默多了。”

  “我在想以前的恋人。”

  “我在想家乡的柠檬。”

  她微笑,风吹过的时候,水面就皱了,但很快就会平复的。因为它不需要去记忆什么。

  我跑了很远很远,去买回来一些柠檬。

  “怎么突然想到去买柠檬?”

  我很沉默地撕扯着柠檬皮。

  “我该感动了,我只是随意说了一句而已。”

  “我也喜欢柠檬。”

  “你真的是一个不值得信赖的男人。”

  “对不起。”

  “如果我说我还喜欢你游过去对岸,帮我买刚炒好的田螺,你会去吗?”

  “不会。”

  她耸耸肩膀。细致地把烟的过滤部份撕去了三分之一。

  等我再次注意到她,她已经哭完一场了。

  我们一杯一杯地喝着微微发酸的红酒,沉默的时间总过得很慢。远处的灯光渐次熄灭,
夜航的运沙船无声地滑过水面,偶然的汽笛声由远而近。

  “我很怕自己那么爱一个人,我真希望所有的男人都死掉。”

  “那我呢?”

  “对不起,”她说,然后把柠檬一片一片地和红酒一起吞下,“你可以晚一些死。”

  所以我很不喜欢和女人一起喝酒,特别是喝红酒。因为喝了红酒的女人就不是女人了。

  我搂过她的肩,开始给她讲恋人的故事。

  “然后我发现她和我一个最要好朋友睡在一起了。”

  “你一定哭了。”

  她双唇抿得很紧,嘴角有着仿如触角般敏锐的细纹。

  “没有,我离开了家乡,我喜欢我现在的工作。”

  “她什么也没说?”

  “不,她说了,你不爱我了…”

  “你还爱她吗?”

  我摇摇头,我的指间不断渗出冷汗。

  “不过很奇怪的。”

  “怎么?”

  “我连他的样子也记不起来了,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我也是。”

  我眼前漂浮着夏天的风,光而洁白的大腿,还有桂花的香味。但就是想不起恋人的样子
了,她已经和很多风一般的面孔融化在一起了。

  我们相互搀扶着走在有很多古老房子的小路上。风吹过的时候,轻轻地撩动着她的短裙
子,长而白的大腿光滑得没有一丝羞涩。

  月光从旧楼房的左侧渗过来。四周迷漫着一股很暧昧的花的味道。

  “知道我昨天为什么要和你说话吗?”

  “嗯。”

  “因为你靠着栏杆看书的样子好虚伪,真的好虚伪,分明就是在等着骗女孩子。”

  我只记得那时候的落日狰狞地潜了下去,剩下满天的云彩在痛苦地挣扎。然后死去。

  她再次紧紧地搂住我,我想喝啤酒想得不行。我和她拥抱着睡在酒店的床上。

  “我今晚不想一个人过。”

  “嗯。”

  “但我不可以和你作那个,身体不行。”

  我没有失望的感觉,默默地拿出烟,撕去三分之一的过滤部份。

  “刚做过手术。”

  “因为他?”

  “是的,我没有勇气去独自面对他,他甚至不愿意陪我去医院。”

  “嗯。”

  她身上穿着我的短衣短裤,短发散乱。

  “我喜欢有风的日子,我很喜欢栗香在风里的微笑。”

  “很多年了…”

  “是啊,我真希望我可以再喜欢上一个人,也很想勇敢一些…”

  她紧紧地抱着我,我感觉到背部的刺痛。但她久久地,久久地没有说话。我胸前的衣服
慢慢地被她的泪水湿润,有点凉。

  我望着漆黑一团的房间,迷迷糊糊地开始做梦。梦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柠檬树,风吹过的
时候,有女孩子的大腿以及微笑。

  她一直在喃喃地叫着一个男孩的名字。

  我悄悄地帮她盖上被子。她的背部瘦骨嶙峋的。

  “你不爱我了…”

  我换了件衣服,很慢地喝着啤酒。外面的风停了,恬静得很。

  很早的时候我就起来出去工作了。我的醉已经醒了,我没有想过结婚,也没有想到家乡
的恋人。

  她还在睡,仿佛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那么安稳地睡过了。脸上很浅很浅的白点在晨曦中很
温暖,很恬静。

  我专心致志地计算着来往的人流,有三个穿短裙子的女孩凑上来,看着我在本子上莫名
其妙的涂鸦,然后微笑着离去,有风吹过,撩动着她们的裙子,她们长而白的大腿光滑得没
有一丝羞涩。

  我突然感悟了些什么,我把本子扔下,拼命地跑回酒店,当时的她已经不在了。

  仿佛有风吹过之后的江,没有留下一丝皱纹。

  我没有机会帮她的忙了。之后也没有办法找到她,我每天还是在很多大城市的深处计算
着人流。

  没有感伤,也没有后悔。有很多次,我靠着栏杆无忧无虑地吸烟和观赏落日。我就莫名
其妙地很想大哭,但却偏偏没有眼泪,每每如此。

  眼前只有很多如风一般模糊不清的面孔,我知道,那只不过是因为有风吹过罢了。
  尚未有人回覆.    




回应评论须知:      【往顶端】
(1) 当您使用本网站服务时即表示您已详阅、完全明白并同意愿意遵守本网站的服务条款私隐权保护政策 .
(2) 严禁使用不雅、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人身攻击等词汇. HTML或PHP等电脑语言标签将自动删除.
(3) 所有回应评论必须是自己创作编写的, 严禁转载, 发送或刊登任何侵犯版权作品, 否则一切法律责任自负!
(4) 本网站保留对任何会员回应评论的审查, 删除, 修改和刊登与否等权利而无需给任何解释和预先知会!
(5) 当在本页面闲置超过1小时, 需要按F5键 [重新整理] 页面后, 方能再发表回应评论.








♡ 缘聚全球华人 寻觅一生情缘 ♡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服务条款    私隐政策    免责声明    关爱活动    投诉建议    关于我们    广告查询   
Copyright 2008-2999 梦之缘香港全球华人免费交友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