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超美星空教堂完工,柯布西耶的心愿终于完成了

  • 时间:
  • 浏览:13

  导语:时光荏苒,艺术不灭。星空教堂法国南部小城费尔米尼,有一座外在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教堂:圣皮埃尔教堂。

  

  但步入其中,你就会被它的别有洞天彻底震撼。

  

  墙壁上耀眼的闪光,星罗棋布,恍惚间,仿佛置身星辰大海。

  

  仔细端详星云形状,竟与猎户座不谋而合。

  

  星云另一侧,光纹浮动,随着阳光推移,似水波荡漾,教堂笼罩在一片。光怪陆离的梦境当中,宁静、柔软,像下午的闲散时光。

  

  期间,彩色玻璃透出颜色,整齐地遥相呼应,给被暖光占据的教堂,带来些许亮色。

  

  

  教堂顶端,一方一圆两个孔像一双眼睛,俯瞰芸芸众生。

  

  普照下的红黄亮色,给教堂增添了一丝魔幻,也像太阳和月亮,润泽着一颗颗虔诚的心灵。

  

  

  整个教堂在黑暗中被光明笼罩,肃穆又充满灵动,神秘却不失庄重。在现代建筑的外表下,透出一种古典的唯美。

  

  很多人初看时都以为:圣皮埃尔教堂的美,全仰仗发达的人工照明,但事实却与之大相径庭。

  

  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教堂的外墙一侧充满了细小的圆孔。这便是它美丽星空的由来——小孔中充满了有机玻璃,当光从外面折射进来,便在室内形成星空的效果。

  

  透进来的光,投射于对面的墙壁上,经过螺纹的反射,形成一条条浮动的光线,让人只觉神奇。

  

  顶端的一圆一方两个孔,则将光直接引入室内,成为这里的主要照明。当时间移动,光也随之转动,光束像日晷一样,记录了时光。

  

  整个教堂的光照,都利用自然光线,折射、反射、漫反射,只用最简单的物理学定律,却铸造了一代传奇。

  

  正是这样一座设计奇巧,视觉惊艳的教堂,从设计到建立,花费了两代人的心血。期间因为种种原因,差点胎死腹中。

  

  1954年,法国南部小城费尔米尼迎来了大刀阔斧的“绿色费尔米尼新城”建设。时任市长的欧仁·克洛迪于斯-珀蒂决定邀请设计大师勒·柯布西耶进行建筑设计。

  

  欧仁·克洛迪于斯-珀蒂柯布帮忙设计了包括青年文化中心、体育场在内的,一系列地标性建筑,都大获成功。

  

  费尔米尼文化中心所以即便当时柯布已经73岁了,欧仁依然千方百计说服他接受圣皮埃尔教堂的设计委托。

  

  勒·柯布西耶从1960年到1964年,因为与教会的分歧,方案进行了四次大改,第四次大改后的图纸,几乎看不出最初方案的样子。但当时的主教却对柯布方案的预算持保留态度,再次要求降低造价。

  

  在主教强硬的态度面前,柯布不得不做出妥协,他将教堂的轮廓缩小,并删除了许多当初的设想。正当他信心满满要求主教做出最后的决断时,意外发生了。

  1965年普通的一天,78岁的柯布在圣马丁角游泳,谁也没想到,这一去竟成永别。柯布的离去,令教堂的设计陷入停滞。他的朋友和同事都陷入悲伤,他们相互安慰,痛定思痛后决定,一起将柯布的遗愿完成。

  

  柯布生前的助手路易·米歇尔和若泽·乌贝里决心接手教堂的建设。他们在欧仁的帮助下,一起成立了委筹会,为教堂筹集资金。

  不仅如此,他们还对柯布生前被否决的草图进行了一些恢复,加入了柯布坚持的一些东西。教堂顶端一方一圆两个采光筒就是那时候重新加上的。一切就绪后,教堂开始施工。

  

  但是不久,因为资金问题,教堂就被迫停工。在1978年复工后,因为资金问题再次停工。这时教堂的地面与信众席已经浇注完毕,施工难度较大的壳体还没有建立。

  

  因为始终筹集不到巨额款项,导致教堂的建设陷入瓶颈,更糟的是1989年,柯布的老朋友欧仁也在遗憾中离世。临终前,他不忘建成教堂的使命,将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儿子多米尼克·克劳迪乌斯-伯蒂,之后,宗教衰落,教区不复存在。

  未完工的圣皮埃尔教堂俨然成为历史的废墟。它虽然被定义为文物,由政府出资进行了些许修复,但是距离柯布设计的初衷,相差甚远。

  

  直到2004年,在费尔米尼新新任市长迪诺的奔走努力下,时隔26年,教堂终于再次复工!经过无数人艰辛的努力,复原柯布的图纸,两年后,完整的圣皮埃尔教堂,落成开放。

  这时距离柯布逝世,已经过了近半个世纪。无数人为完成柯布的遗愿而奔走,甚至将此愿望传给后人。建设圣皮埃尔教堂,已经不仅仅为了一个承诺,更是成为了两代人的梦想。

  

  建成的圣皮埃尔教堂总高33.09m,不同于普通教堂的按部就班,圣皮埃尔教堂外观上,是一个不规则的锥台,连同灰白色水泥,充满了现代感,远远望去,与庄严的教堂丝毫无法联系起来。

  

  但是走进它,你便会流连于它的美,久久无法自拔。

  

  时光荏苒,艺术不灭,纵使大师已然不再,所幸他最后的佳作遗留世间,不曾辜负他的期许。